相关文章

成都灯光音响舞台租赁之演出空间形成中光的...

来源网址:http://m.hxzysg.com/

舞台上的空间形态是由光、影、色三个元素构成的。首先,舞台灯光态是诉诸于视觉的可见形体。其次,根据创作意图,它又可以变化成各种不同的形态。简单地说,“可变”与“可见”是舞台灯光的基本特性。

在舞台空间形态中,光是基本元素。戏剧的时间与空间变化往往是通过光来完成的。早期戏剧受演出形式单一化的影响,光的运用更多地侧重于空间环境和时序变化的自然模拟,几乎只完全服务于实体布景中。随着用光倾向的突破,光的运用领域也扩展了,产生了多种多样的戏剧形式与舞台演出风格。除了通常的达意和渲染气氛的作用外,光可以制造出实体形象,还可以起暗示作用。阿庇亚曾有一句名言:“不要创造森林的幻觉,而要创造处于森林的气氛中的人的幻觉。”通过灯光的暗示可以取代景物的直接塑造,使舞台空间简练生动,避免自然主义的堆砌。光拟人可以在舞台特定场景中代替或配合人物的表演。光拟物则可以代替或补充实体布景,构成舞台空间环境和画面的组合。

话剧《李白》中,为了塑造人物在舞台上空灵飘逸的唯美意境,舞台布景采用了一个贯穿始终的几何形斜面平台,而与表演相结合的道具和平台后的几件为数不多的衬景作为舞台构图景物的支点。为了提供剧中多场景不断流动切换的时空环境,灯光以强烈、浓重的侧逆色光光束,集中投射在平台不同区域,在光的明暗对比和色彩变化中使不变的布景平台在剧中营造出“宫殿”、“江边”、“牢狱”、“山道”等多个空间环境。光拟物在虚实、隐显之间,触发观众的联想,布景在整体构图中繁复多变又难以完成的虚拟空间形态由光有效地完成了。又如,在戏的结尾,为了突出李白生命中“捞月沉江、骑鲸升天、自赴江流、追月而去”的浪漫主义情怀,随着李白吟唱诗句,全场灯光渐渐暗下,只有一束追光投在他脸上,伴随着音乐及演员肢体夸张的舞蹈动作,舞台顶部成像灯的一束强光逐渐亮起投射在平台中央,平台上的实景光圈象征着一轮明月,当李白在云间一边漫步一边吟诗的时候,不知不觉被笼罩在“月光”之中,随即追光隐去,此时在光的时空演变中,舞台一切均变为静止的,只有在凝固的视觉里出现的光束、光影、光圈中的人物造型使观众获得了审美的愉悦。光与人物的表演共同构成一幅完美的舞台画面,使剧中人物“李白”在戏剧高潮中得到了升华。

以上这种拟人、拟物的光不是具像而是抽像的,所表达的是一种光的喻意,即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表现舞台空间环境的转换,是引导观众产生联想的具体形象。这一点说明光在空间形态中具有丰富的表现力,是可以作为实体运用在戏剧舞台的时空处理中的。